大神在三和基地的十年

我在三和待了十年了,一直打临时工,天天睡床位,进厂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身上的钱几乎都是几百几十有的时候甚至几块。

我每次睡觉都被噩梦惊醒了,早上四点起来抢日结,风雨无阻,对我我来说,没有什么过节的日子,甚至大年29早上,我还要去看有没有日结。

每次工头的车一来,我冲着往前跑不问工价,不问做什么,上车了心里就很开心,感觉就和中彩票一样。

每次日结过来100多,有的时候几十块,我总是跑去三和北区那个快餐店,拼命加饭,肚子吃的撑不下去了,才满足,每次老板都厌恶的看着我。

做日结的钱,买烟都是最差的几块的烟,剩下的就是买彩票,风雨无阻,晚上一定去,没钱了就在旁边看别人玩,有的时候别人赢了给我一只好烟,我也舍不得立马抽,都是回去躺在床位慢慢抽,幻想自己中大奖的场面。

我也不想未来,不想以后,每天最开心的就是抢到日结,下班发工钱,100多我都感觉拥有了整个深圳。然后去彩票店,充满希望的买,结果都是输,我也不丧气,对自己说下次一定中。

我很少在厂里做超过一个月,因为我做事慢吞吞的,不是我懒,而是我总是脑子会突然转不过来,忘记自己在做什么 我进厂一般都是几天就被赶走,流水线的老哥都在笑话我,我也不在意,走路也是摇摇晃晃,经常自言自语。

我进过最好的一个厂,那个拉长叫什么我也忘记了,只记得时个女的,说话很温柔,一遍一遍的教我做事,可我总是做不好,她也不生气,主管要炒掉我,她不同意,让我拿着扫把,天天扫地,我很感谢她,感觉她就是一个天使过来拯救我的。

那段日子是我过得最开心的日子,做事没人说我,没人嘲笑我,天天下班我都是第一个跑去饭堂,走路都在笑哈哈,那个女拉拉长也经常逗我,我脑子反应慢,有的很简单的事情,也要做几次,她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从来不发火,晚上也让我加班。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厂里很快就不赶货了,要我们都走,我想留下来,人事部说,清洁工不要我,我年纪太小了。

当时我就愣了,我想留下来做正式工啊!

出了这个厂,发了2000多,我走路都时小心翼翼的,怕钱丢了,因为我的手机很卡,我都是用现金,2000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比巨款了,每天在没人的地方把钱拿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遍,很开心,感觉比床位黑工头的老板都有钱。

好景不长坐吃山空,尽管我每天吃饭只花十块,抽烟也抽最差的,可是钱都买彩票了,很快又过上了朝不保夕的生活,天天四点抢日结。看到工头比看到亲人都开心

有的时候做酒店日结,别的人都在说,啊,那些服务员怎么漂亮,领班怎么身材好,我从来不关注这些,我只在意酒店的饭能不能吃饱,晚上回去彩票店关门了吗?在我眼中再漂亮的女人,再丑的女人都是母人没有什么区别,我也几乎没有和母人说话,别人看到我也是躲得远远的。

 

赞 (2) 打赏


目前没有评论

  • 你好, 访客

随心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