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日记,记录三和大神在机关做保安的日子

我做保安之前在惠州海盈电子做手机,三月份进的厂,做了两个月,黑厂动不动就放假,工价也是从22降到16。

三月底叫一个认识几年的哥们一起进厂,俩人一人租了一间,房租超级便宜就一百八一个月,干了一个多月,一个月收入出去花销两千左右,然后我俩就合计着该走人了,他四舅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就是来这边当保安。

我们俩坐着大巴一路从惠阳汽车客运站到福田汽车站,经过扫码测温得以出站,来到福田这边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身上行李有背包、提包、桶和拉杆箱,想着洗个澡洗下脸调整一下状态,就找了家宾馆花了一百开了间房,明天去找这边的保安队长面试。

过来的时候队长让我俩隔天再过来,今天太晚了,局里领导没空,让我先加保安公司经理微信,他还说了我朋友身高不太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他一米六三确实矮了点。

我俩一早过来在这边等候着俩科长,想要入职必须过了他俩这关。面试过程就是让我俩取下口罩,然后问了我们有没有做保安的经验信心什么的。

我当时想的是如果朋友被刷下来我也不会做的,但结果还不错,我俩面试通过。

下午我俩就过去华南城那边保安公司签合同,还以为能见到经理,过去是俩女的和一男的文员,让我们交了身份证拿去复印签下合同就行了,签了两份合同,居然没给我俩一份。

回来的路上我把钥匙搞丢了,又坐公交原路返回,搞得我崩溃了。

可能在工厂提桶跑路习惯了,一遇到一点挫折就想着逃避问题,心理极度难受,我这个人不喜欢求人,更不愿意被人看不上可能这就是越敏感的人越自卑吧。

回到宿舍小区楼下,我打电话给队长一五一十的说了情况,开了门让我俩进去了。

刚来就把钥匙搞丢留下个不好的印象,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队长又给了一把钥匙,晚上去公司饭堂吃饭还没入职呢。

拿着饭卡刷了电梯到了饭堂刷了卡过了闸,前段时间疫情防控升级,本来是自助餐的变成厨师发菜,他们都说吃的好,我觉得口味一般,可能和我之前在烟草局工作一年之久的经历有关吧,不过比黑厂好太多。

隔天又去办了入职体检,辗转三家医院耗时两天才把体检报告弄下来,体检比进黑厂复杂的多,人也很多,最后在深圳市人民医院弄好了。

我的适应能力还算不错,工作内容也比较简单,背下领导的车牌,刚开始夜班,上班就是手机玩到下班。

入职才两天我就忍不住去会所推了个油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心血来潮就把游戏删了一心想要好好健身,强身健体。

今天晚上公司安排聚餐,做了快五个月,第一次聚餐。

几位同事提酒聚餐去了

人民小酒,喝起来美滋滋。吃饱喝足睡觉,明天上中班。

平时下班了没事,经常找坦克按摩。

你的梦想或许会破灭,你的梦想或许已经破灭。

以为自己能抓住曾经,以为自己还有退路。好高骛远的性格决定了我在哪个行业都干不长远,辗转奔波在归途之中,青春渐渐离我远去,梦想更是遥不可及,原来我的出发只是想要逃走,逃避一种生活,我总是用一句“一个智者不会成为某种固定的样子,只有愚人才会这么做!”来敷衍安慰自己。

或许每个人都注定要失去吧,可以的是未曾拥有,我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了信心。

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这两个月变得愈发强烈,现在的我年纪也不小了,当保安在市场上被人瞧不起,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或许我就不该在意别人怎么看,那张离职申请单我一直没有勇气去写,哎只能等哪天真正做的不爽再考虑离开吧,内心无比挣扎自相矛盾的想法,一边想要离开去寻找新的生活,一般又担心会走上一条挂壁之路。

总觉得这里的人阶级分明比较明确,保安员和保洁是底层,班长和队长比我们普通队员高几个级别,尤其是副队,他一直想要取代队长,内里暗流涌动,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如水。

本来队长可以退休了,今年八月份提出他可能随时离职的,结果他又续约三年,副队内心有多难受可想而知,这个副队就是个小人,一点小事被他放大,比如他提出的不再招录广西籍的队员,理由是广西队员多,他提出的不让队员住单人宿舍他一家却霸着一个大卧室和一间小卧室。天天拍领导马屁,为了讨好领导可以把队员尊严按在地上摩擦

吃个挂壁面包准备下班了

赞 (1) 打赏


目前没有评论

  • 你好, 访客

随心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