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社会的三和大神

三和大神们,名不虚传:他们不用上班、不用打卡、不考虑结婚、不考虑买房,整天过着晒太阳、唠闲嗑,享受着风一样的“自由”。

趴在地上,可能他是累了,也可能他还没睡醒。

大神们囊中羞涩,常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夜晚就在警察观察不到的街道和公园就地而睡。

这是享受“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

也许你会说,这群人不缺胳膊不缺腿儿,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要回答这个问题,就直接牵涉到三和大神们的精髓。

在深圳的三和大神,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90后农民工。他们不愿做按月拿工资的“厂狗”(大神们对进厂做工人的蔑称),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工作选择标准——“来钱快、又轻松、一日一结”。

日结的好处是,可以“干一天玩三天”。这是大神们不变的信条。

拿到钱,就去网吧包夜,玩最火的游戏,或者网络赌博。

而大多数时间,这群人无所事事,每天发呆。活不下去时,有些人就把身份证按几百块的价格卖掉(通常给不法企业做法人代表),又或者卖掉自己的驾照,换几日逍遥。

他们也知道,没了身份证,离开三和的希望就愈加渺茫。可管他娘的呢,大神们要的是今天先快活。

三和大神潇洒的身姿,在网上引起一场狂欢。有人羡慕大神们风一般的“自由”,有人骂他们是**,还有人表示理解。

可我却想说,三和大神不是搞笑、段子般的存在。看懂了他们,就看懂了今日中国。

而且我们也可能会成为精神上的三和大神。

日本作家三浦展写过一本观察日本社会的书,叫《下流社会》。

什么是“下流”?三浦展口中的“下流”,还不是我们理解的道德品质低下,而是指这么一种人:

不仅收入低下,而且人际沟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热情、学习意愿、消费欲望等也全都较之一般人更为低下,概而言之,就是对于全盘人生热情低下。

一句话,简直是病入骨髓的丧。

以这个标准来看,三和大神简直条条中枪。NHK采访过一位三和大神:
“现在还有梦想吗?”
“去年还有一点,今年一点都没了。”
“你才27岁,有想过改变吗?”
“过一天算一天嘛。”
“那老了呢?”
“……老了……老了就老了,就死呗。”

三和大神不需要千古留名、腰缠万贯、出人头地,哪怕死后有没有棺材也不在乎,他只想今朝。

可以说,三和大神,就是中国进入下流社会的一个缩影。

赞 (4) 打赏


3 评论

  • 你好, 访客
  • http://blog.sina.com.cn/chengsnglt5  在东莞呆了10来年,也见证其兴衰和繁荣。特别是2014年和2008年那几个关键节点,为何要拟这个命题,也不是哗众取宠,而是说说真实情况。   2006年时候当时算是刚出社会没多久,人也比较年轻气盛,那时候家里就已经开始帮我物色女朋友,从苏州到东莞石碣,东坑镇还有高步镇自己也算是东莞很多人才市场到处跑基本上工作没稳定下来,后面一气之下在手臂明显位置做了一个纹身,纹了之后差不多一年的光阴大概企石 镇那个香港电子厂没做了,没办法后面寄住在父亲厂房宿舍那里。因为那时候怕别人忌惮自己的纹身,后面又去企石镇找那个纹身店老板说帮忙洗掉,结果那个老板叫来一摩的把我拉去常平镇记得是步行街那个嘉荣里面一个美容馆,那女的说洗纹身要几千块,后面是人家拿那个火枪似的东西往手臂上面烧,当时像是那个烧开的油往身上淋,那个疼痛只有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当然那社会上按摩院美容院他们做这个都是坑蒙拐骗搞你身上的钱,那一次我也比较凶,当时还是投了快1000多块的样子,走时候人家又是推销她的那个金疮药几百块钱一盒给你,当然最终没要。。。。。。。。     从2018年东坑镇来到黄江镇长龙村,因为公司有一个Apple产品就在这里一个偏远村落厂子生产,所以就跟过来驻厂。。。。。2018年刚过完自己也结婚没多久,七八月份老婆从黄冈老家过来,帮她找一份工是我所驻厂的单位,这中间有个插曲,当时自己老婆不知道怎么整的,大概去一次黄江被那些步行街搞美容的女的拉进去让她办会员之类还有搞了一张没有法律效应的充值消费卡,大概搞了1500块的样子,后面我知道之后赶紧叫老婆第2次也不要去了那钱就当打水漂,不正规的店人家还是会想办法让你继续掏钱消费。。。。。。。     2018年在厂门口报了一个驾校,本人也写了一篇文章介绍驾校教练的套路,还好当时自己投诉到东莞交通局,上面也是简单处理了一下,大概那家在我们厂门口那个店面人家也搞不下去就转让出去没做了,2019年大概5月份顺利拿到驾照,我报考的那驾校年底无奈关门。    2019年老婆换工作,自己也没办法还重新找了间出租房,出租房当时地理位置在黄江长龙村幼儿园后面,也不知道2019年见鬼我们那条街道地理位置不算好的地方除了开了几家小加工厂,后面居然开了一家按摩院美容馆,据说是那个村唯一的洗脚会所里面出来单干的,因为开在楼下没多远每天那里经过总感觉怪怪的格格不入的味道,一来没什么人去里面消费,人家也一直开到现在开了很久,后面陆陆续续里面什么样混的人都有,活像古惑仔外面混的,附近街坊有时候说的露骨的就是“鸡婆店”再委婉点就是会所,而且那家店有时候大白天的大厅就是麻将搓的响声震天。。。。。。。    上个月底样子去东莞长安爬山回来,一路回来开着车子放着很大的音乐,以前晚上喜欢停车找幼儿园门前那条路那块停车,因为挨着我住的地方比较近,刚好那天周六晚上8点的样子车子停满,后面又说穿过我楼下那条巷子,结果那美容店女老板娘一部不知道靠什么收入买来的宝马车子直接停在路中间,当时自己也是不小心转弯过去刮蹭到人家车子保险杠,可能是因为自己没经验又是新手就没停下来直接走了开到了附近500米道路上找地方停车,后面那美容店搞了一帮自己老乡骑摩托车追过来意思不报保险,看我是新手司机就开始讹诈要几万,女的叫来很大一帮开赌场的老公也在,当时私下也与人家说了很多好话,但是人家就是不肯还是要想办法讹诈我,报了交警,那女的意思要让我驾照吊销,后面一直吓唬我,结果自己傻也还是被讹诈了5800块人民币,保险照样帮她报我的,第2天第3天很多同事听到我说这事说我亏大了,当然我碰到这样的人,我只能说人性使然,当然我若后面站他们那个位置我换位也不会发这种不义之财,自己也自我安慰一下破财消灾吧。。。。    实际通过上面的真实见闻,这里面有很多社会现实问题存在,早年广东就开展了三打两建专项行动意思维护市场风气到现在扫黑除恶,到底要去清理和打击社会上哪类人群,可能因为这个村庄距离黄江镇比较偏远,洗脚按摩店生意不好反而麻将馆赌场多了起来,而且这附近好几个厂子都喜欢和一些中介到云南,四川大凉山还有甘肃大量去招收童工少数民族工人,倒不是歧视反而觉得这个也是市场经济下的买卖,但是后面造成的社会问题就是到处喝酒打架闹事的多了,很多在天桥喝完的酒瓶子直接丢在路中间像是打过仗场面。    说了这么多,这社会丑陋和善良还有美德人性的东西我觉得都是在自己心中,大框架小框架完全去靠一些东西去规范还是很难。

随心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