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挂逼传(真实经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没错,我,就是前浪本浪

前言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人不挂壁,难成大器

谨以此文,纪念三和挂逼老哥的挂逼生活。

第一章 毕业

话说2002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楼主毕业了!某所不知名大学校门口,楼主一手拿着毕业证,一手拖着行李箱,就这样被学校撵出了学生宿舍。
楼主的大学生活乏善可陈,除了打游戏,没有什么成就… 也没掌握什么实用技能,这也为之后开启挂壁之路埋下了伏笔。

第二章 第一份工作

2003年,在经人介绍下,进入了省城某个小电视台的附属机构,月薪500不包吃住,工作主要是值班,和一个女的(恐龙)轮班倒,一人半天,一月一换。

首先要解决的是吃住问题,某腹黑同事(本地人)叫我跟他合租,每月分摊200房租,一室一厅,他和女朋友住一间,他爸住一间,我上晚班的情况下,白天就睡他爸的房间,就这还收我200块,真是***。吃饭基本叫外卖,偶尔自己买点菜跟腹黑同事搭个伙。

平日的工作其实还算轻松,尤其上夜班的时候,整个公司就剩我一个人,到了凌晨以后基本上没有多少事了,还可以眯上几个小时,这样白天基本上可以不用怎么睡觉,下班直接去网吧。那时候周边的网吧还挺多,上网基本上是1.5元/小时,环境好一点的是2元,于是乎,一个月的工资除了吃住全送给了网吧老板。上网多了,也误过几回事,有两次是上完通宵网再去上白班,结果实在抗不住睡着了被主管抓到现行……不过月底的时候基本不会去网吧,为啥?没钱呀!老老实实回去睡觉,晚上精力充沛,干点啥呢?要说那个时候网络这东西还不是很普及,公司的上网资源也是很紧缺的,只有编播部的因为要从网上找素材,他们可以上上网,我那部门是严禁上网的。而且一下班后,机房的门就关了,我只有编播部的锁匙,没有机房的,上不了网,很烦。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公司机房的隔断墙,就是很薄那种铝合金的,上面有螺丝钉。这天晚上,我用螺丝刀下了几颗螺丝钉,豪不费劲就钻了进去!把上网的设备打开,再把编播部的门打开一试,网速还挺不错(那时候用的都不是宽带,平时上网很卡),当我下载好游戏并登录进去的时候,我感觉太幸福了。自从发现了这个新大陆,给我省了不少银子。上晚班的时候,一般到凌晨2点左右我就进机房把网络搞好,然后去编播部上几小时网,再恢复现场,呵呵。

这份工作干了将近一年,那会的我是正儿八经的钢铁直男——晚期那种,不会一点人情事故,不说巴结领导了,巴结个女孩子都不会。不会巴结领导的结果是直到辞工时,***还是试用期,无法转正。至于说不会巴结女孩子,说起来都是泪,那年认识的唯一一个女孩子,就是害我辞职的罪魁祸首。

事情是这样的,她打了几次电话进来点歌(那个年代的电视点歌很流行,预约点一首20块送字幕,自助点歌5块/首),偶尔会多聊几句,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见了个面,瞎逛了一会,小手好像都没牵(铁憨憨),给她买了一堆零食就回去了。过了几天,她打电话进来,说是她生日,那天给她点了10来首歌,后面几天,又陆陆续续点了10来首,过了两天,事发了。过于频繁的给同一个人点歌,核对后台记录的时候却发现没有记录,领导向我发难了。面子下不去的我自己请辞,反正也是试用期,当天结完工资走人,第一份工作以这样一种方式突然结束了。当时心里也没太在乎,也没有去联系那个女孩子,独自打包回了老家。

第三章 南下深圳

在家呆了几个月,除了要干农活之外,还要忍受父母的唠叨,日子是越过越不爽。终于有一天受不了,我把锄头往地里一扔,丢下一句话“我出去打工了,就算400块一月我也不回来了!”跑了出去,找到了我一个同学,据说他在深圳一个大厂打工,每月工资有千把块,让我很是羡慕。

同学见了面,态度不是很好,不冷不热。这货上学时找我借过钱,拖很久没还,后面我妈去找过他家里人,他把钱还给了我,但是心里很不爽吧。好在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年后带我一起去深圳找事做。

过完年,怀里揣着400块,我跟同学踏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辗转之后,最终来到了深圳石岩。同学自然去上班去了,说帮我问问看厂里还要不要人。一边等消息,房子肯定要租一个,同学带我找了个便宜的挂壁房,单间隔成的两个房间,除了床啥也没有。那时候不知道去人才市场,白天,我就去附近的工业园转悠,看看有没有招工的,晚上无聊就是去上网。几天以后,同学告诉我说他厂里不招人了,大失所望之下,只好自己继续去转悠找工作。

2004年那会,南下深圳打工的人那叫一个多如牛毛。工厂要招人的时候,只需要在厂房上挂个横幅:“大量招男女普工”,自然就有大把的打工者上门面试。在这种情况下,工厂招人的要求也多了,绝大部分工厂都是招女普工,男的基本不招,然后有的甚至还有地域要求,某某省、某某省的人不要!石岩周边的工业园虽然很多,但逛来逛去好几遍,基本上都没有见到招男普工的。作为一个没有工作经验、没有社会经验、没人带路的大学生,在深圳想从普工干起都是那么的艰难!

过了二十多天,眼瞅着要交房租,身上的钱也渐渐见底,按现在行话叫挂壁了,我还开始有点方了。在04年的时候,手机还是奢侈品,在举目无亲的深圳,我就认识我同学,因为都没有手机,我基本联系不上他。没有熟人,没有手机,没有花呗,没有信用卡,这时候挂壁是相当危险的事,我开始吃1元一碗的挂壁面,一天的生活成本控制在5元左右。一开始想着找个大厂进一下,比如石岩的恩思迈、艾美特这种,到后来想着是随便找个厂进去就行了,先保证不要饿死。

第四章 初入三和

在同学家里安顿下来,开始跑人才市场。一开始跑的那是小职介所,感觉没什么卵用,基本都是招普工,费了些周折,才打听到龙华有家很大的职介所,叫三和,我决定去看看。第一次进三和,10元的入场费让我很不爽,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家最大呢。

其实那时期的我,并没有什么职业规划,心里就想着最好是能找个跟自己专业相关的。逛了几天后发现,这些个用人单位都要求有工作经验,我就郁闷了,都特么不招应届生,应届生哪来的工作经验?心里这么想,工作还是得继续找。又逛了几天下来,车费、入场费、餐费、网费,我又要挂壁了 …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我终于看了一家企业招聘“程序员”岗位,条件注明可接受应届生!老子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把负责招聘的美女吓了一跳… 问清楚我是应聘“程序员”职位以后,她跟旁边的同事笑着说“终于有人来应聘程序员了!”,一听到这话,我心想“应该稳了”,松了一大口气。

第五章 初到东莞 懵懂爱情

胡XX除了在我们面前嘴臭,在女人面前那就不一样了,那甜言蜜语一套接一套的,哄得女孩子是心花怒放。平时得空的时候,这家伙就去女孩子堆里混,比如QC室、组装车间等,久而久知大家都知道这家伙好色了,我给他背后起了个外号叫色XX,一次无意中被QC室的人听了去,于是乎这个外号就流传开了,从此大家都叫他色XX(手动滑稽)。

当然,这并没有影响到这货泡妞,别说前前后后还真被他泡到过好几个,厂妹嘛,上手难度并不高。难受的是,这货上手后在我们面前那一顿得瑟,昨天和XX去了小旅馆,做了几次,身材怎么样,叫声大不大等等等等,给我等单身狗造成了一万点暴击,狠得老子牙痒痒,偏偏又无可奈何,我这种面子薄老实人,这方面跟他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只耻而后勇,我也开始留意起了身边的女孩子。生产线上女孩子很多,我们叫“拉妹”,据说拉妹好上手,但车间离我仓库很远,而且平时工作上我也极少需要去那边,还是算了;还有一个女孩多的部门,那就是QC部了,而且QC部就在我仓库边上,因为她们经常要到仓库来拉成品回去做抽检,平时也多有接触,我决定就QC部了。QC部又分为QA和QC,QC负责检物料,QA负责检成品,经常跟我打交道的是QA部。QA部有两妹子是我老乡,有一个年纪比我大,长得也很一般,首先排除了;另一个倒可以称得上是小美女,我跟她甚至还可以说上家乡话,但俗话说:妹秀于群,猪必追之,惦记这颗白菜的猪头不少,一个个至少是比我优秀,加上我对她也没啥感觉,果断放弃了。直到QA部新进来了一个妹子,应届大学生,湖北襄樊人氏,单名一个梦,以下称她阿梦。阿梦身材不高,但是苗条;脸蛋不算很漂亮,但是清秀,第一眼看到她,我心想,就你了!

脑海里想着她,心里全是她,我对她展开了追求。不算多轰轰烈烈,但至少,我们仓库的人和她们QA的人,都大概知道了,唯独她这当事人,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天下班后,我终于鼓起勇气,约她出去走走,她很快同意了,我心里开始狂喜。两个人一起去市场吃了些小吃,然后开始沿着马路散步聊天,我想带她去看电影或者是唱K——那时候大概也只有这么两种娱乐,但她好像不是很乐意。散步时我趁机搂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像受惊的小兔一样逃开,而且以一种很生气的眼神看着我,我心想完了,又草率了!又过了几天,我观察她好像也没有生气,一切跟平时一样,正准备重振旗鼓再约她一次,一个消息传来,直接把老子整懵逼了!

这天,QC室的一个家伙(我室友)告诉我,阿梦发糖了!——厂里不成文的规定,部门有人拍拖的话,要请大家吃糖。这消息好似一道炸雷,直接劈进了我的脑袋,那一天怎么过的我不知道,总之很伤心。后来知道了她拍拖对象是谁,那家伙我还认识,也是QC部新进来的应届生,身体高大皮囊不差,老家也是湖北的!这事说实话对我打击挺大,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从自卑的阴影走出来,再加上胡XX时不时还讲点风凉话嘲讽一下,那段时间心情极差。能不差吗,老子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第六章 再返深圳

转眼在东莞稳住快一年,期间印刷厂挂壁李XX来厂里找过我,我请他吃了顿饭,把钱还给他。没想两个月后这个吊毛又来了,这次是找我借钱,原来这个吊毛还在继续他的挂壁生活。看在曾经共过患难的份上,我借给他300让他东山再起,后来这钱当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他的手机也成了空号,彻底失联。

一年以来,工厂周边是日益繁华,厂门右边开了一个华润万家,对面开了一个大型网吧,老板投资的楼盘也开盘售卖了,这些都带动了周边的消费,而我的工资却没有任何变化,这让我有了走人的想法。恰好这个时候,曾经印刷厂的哥们——开印刷机的老哥打来电话,说他如今在深圳坂田,开了一家网吧,想邀我过去做网管,平时没事可以一起玩游戏,说得我是怦然心动。很快就我提交了辞职书,交接完办完离职手续,拖着我的行李和我攒的电脑,又回到了深圳。

第七章 三战三和

妹夫并不是我亲妹夫,是堂妹夫。他比我大三岁,但是出社会早,高中毕业就出来深圳闯荡了,到这时已经有10来年了,高就于挂壁康,职位是大课长,好像是什么师2级别。当时我对挂壁康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是一个庞然大物,有多个事业群,光是龙华这块就有数万员工。

到了妹夫家,简单聊了一下,我隐晦的表达了一下想进挂壁康的想法,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帮忙看一看。我一听就明白,这家伙没有太上心,于是表示我先在他这暂住几天,好去人才市场找工作。

再进了三和,也跑了几个地方面试,并没有合意的工作,要么工资低,要么环境差。这天,在三和瞎转的我看到了挂壁康的席位,于是我也投了一份简历,应聘仓管,负责招聘的女孩给了我一份复试通知书,大致跟我讲了一下底薪多少,具体多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七百多,反正就很低很低就是了。我一听这底薪,直接就把复试通知书扔进了垃圾桶,这啥厂啊,怎么工资这么低!回来以后跟堂妹聊天她才告诉我说,挂壁康的工资构成挺复杂,底薪都不高,但最后到手的工资还是蛮高的,***把我气的,又草率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也真是憨,反正人资那里有我的简历,我说个慌说通知书不小心丢了或被洗烂了不就行了吗,憨…

第八章 机械厂

机械厂的日子依然辛苦,好在结认了仓库的一班兄弟,苦中作乐的同时彼此也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平时有空的时候经常还是会组织点活动,最多的就是打麻将。前面说过宿舍楼下有活动室,里面有几副手搓麻将,嫌累的话厂门口就有麻将机,40块一桌随便打多久。我们打得也不大,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几百块的输赢,主要是打发一下时间,赢了钱的就请客吃饭,一起整两瓶酒乐呵一下。

除此之外,平时也没啥娱乐活动了。机械厂周边并不繁华,除了厂门口一溜的饭店之外,修车店都没有一个。厂里的女人属于稀缺物种,不但数量少,质量还不高。唯一看得上眼的是个小文员,但人家可吃香的很,追求者可以从厂门口排到龙华汽车站,虽然我也有那么一点想法,但是压根就没付诸行动。

这个时候,楼主已经有点稳不住了。恰好,以前的同事胡XX(凤岗那个塑胶五金厂的仓库组长)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他现在在跑顺丰,他有个客户要招个人,他就推荐了我。这个客户是做电脑硬件的,工资开得不高,2000块左右,楼主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试一下。一是这公司位于关内,站得住脚的话我以后可以往关内发展,再者从事的工作也与我的专业相关,对我之后的职场生涯应该还是有些好处。于是我请了一天假,赶过去面试了一下,通过了。

印刷厂番外篇之修车胜地

幽幽小巷深,婷婷俏佳人;
若非囊羞涩,谁愿撸自呻?

要说那个时候的辅城坳这个地方,其实也算不上多繁华,但很奇怪,这里却有很多修车的,而且就在马路边上!话说那是某次吃完晚饭以后,想出去散下步,然后就走到了那里。豁然发现,在昏暗的路灯下,这一段长度大概在三百米的马路边,竟然站了很多女人,她们就这么站在那里,也并不多主动的开口,所以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直到我看到前面一哥们谈好了价格,两人相拥进了边上的小旅馆,我才好像有点明白了。

其实不只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公司的其他同事,大多也都知道。隔壁宿舍住着公司的一个财务,这家伙跟我差不多年纪,跟老板有那么点小关系,毕业后直接进了厂。这货就是一个大**,据他吹牛说当年在武汉如何如何风光,从来没缺过女朋友,***让我着实有点汗颜,同时也有点半信半疑,这家伙瘦不拉机的,这么受欢迎?于是这家伙接下来的操作,着实是让我开了眼界,同时也震惊到了整个办公室,他竟然在短短一个月的时候之内,泡到了公司的一个有夫之妇!已婚已育的!我不得不五体投地,顶礼膜拜!有点扯远了,话说发现了这个宝地之后,平时有事没事的,这家伙就拉上我,一起去那边逛一圈,然后再逛回来,看看成色,用这家伙的话,美其名曰:“挂个眼科”。

虽然偶尔挂个眼科,但是好长一段时间终究是没有付出行动,没钱是一方面原因,再主要还是有点怕,毕竟没干过这事,但心里又有那么点向往,呵呵。这天,我室友——公司美工,提议去唱K,这家伙歌唱得不错,我比他还差点,于是两人一起去找个地方,整了几瓶啤酒,唱了两小时,觉得没意思——没女人嘛!后来聊着聊着,聊到了修车胜地的事,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平时挺怂的美工一反常态表示要前往一试,于是结账后两人就开始付诸行动。

过程就不讲了,车费100,从此我的日常支出又多了一项,草率了。

—-zghkiller

赞 (1) 打赏


一个评论 -

  • 你好, 访客

随心

微信扫一扫打赏